作品 (选)
三重幕------装置------“艺术计划2000”,北京------2000

“三重幕”,装置。摄像头,投影仪,墙面,两块100x350cm的丝网。作于“现场之外——艺术计划2000”,皮力策展并撰文。2000年。《三重幕》是由一个悬挂的摄像头和两道丝网构成的作品。也是一个拒绝我们实现对自身观看的作品。投影仪将摄像头的图像投在丝网和丝网背后的墙上。当你站在丝网面前,你看到的只是白花花的屏幕上的头和肩,却没有自己的脸。如果你想看清自己的脸,你只有注视头顶上的摄像头。但是即使如此,你还是看不清自己的脸,而与此同时你和你的脸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始终被别人观看着。而你只能看见摄像头,将自己无知的脸暴露在他者的目光之下。 《三重幕》提供了观看的和被观看的两种目光。它暗示着艺术家对于人类自身的失望,即使我们永远不能达到理性主义所要求的同时具有旁观者和当事者两个身分的角色。或许真正遮蔽我们对自身认识的是我们自己的行为。于是我们面对这件作品时的尴尬变成了焦虑。第三重幕是一个心理上的存在,它来源于我们对于认识自身的潜在渴望。作品的事实为我们的知识状况提供了一个隐喻,使我们陷入一系列的追问之中:是否我们认识自身的行为永远只能成为别人认识的对象。而最终与己无关?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的行为是否永远只能是用别人的行为作为依据?既然如此,那我的那个“自我”最终又存在于什么地方呢? 《三重幕》其实是一面像水一样的镜子,它既引诱我们观看自身,又禁止我们观看自身。在禁止与引诱之间的心理冲动,成为组织这个由简单装置构成的作品的重要因素,也成为所有追问的答案,尽管它实在不像一个答案。在梁远苇这样以感性来组织作品的年轻艺术家看来,艺术或许真的没必要提供一个答案,它真正能提供的只是一个允许我们思考存在的角度。

Copyright © 2009 liangyuanwei All Rights Reserved.